热门搜索:

成都仁民有害生物防治服务有限公司专业从事有害生物防治综合治理公司,治理服务包括:灭鼠,除虫,除四害,杀虫,灭跳蚤,白蚁防治等;安全环保,快速上门,价格透明,完善的售后服务,不影响您的生活工作。

    贝森茶楼专业灭白蚁公司
    • 贝森茶楼专业灭白蚁公司
    • 贝森茶楼专业灭白蚁公司
    • 贝森茶楼专业灭白蚁公司

    贝森茶楼专业灭白蚁公司

    更新时间:2020-09-10   浏览数:38
    所属行业:生活服务 特殊本地生活服务 特殊/专业生活服务
    发货地址:四川省成都金牛区  
    产品规格:
    产品数量:9999.00个
    包装说明:
    单 价:面议
    成都灭白蚁公司另据美国农业部统计资料,从1904年起,杀虫剂用量增加了十倍,剂种类也从几种增至1978年 的300多种。但是作物害虫的损失率反而从1904 年的7%增加到1978年的13%。又据Geovghiou, G. P. (1985)报道,1980 ~ 1984年全世界害虫对杀 虫剂产生抗性的种类已由428种增加到447种,其 中重要卫生害虫占38%,达170种。又据Forgash, A. J.报道(1984):家蝇对DDT —般只需2年就能产 生抗性,对有机磷类需要4 ~ 5年,并往往兼有对氨 基甲酸酯类等杀虫剂的交互抗性。可以预言,随着杀虫剂的广泛使用,害虫对杀虫剂的抗种群会日 益增多,抗范围会不断发展,抗强度会逐渐加 深,以及抗的地区也会不断扩大。这些问题警示 我们,若不加以解决,“超级种群”将会不断涌现(郑智民、郑德明,1998)。
    贝森茶楼专业灭白蚁公司
    成都灭白蚁公司现以新加坡的埃及伊蚊为例加以说明:

      1966年9月到1981年11月登革热(DHF) 防制中对埃及伊蚊监测的结果是:在防制以前,埃及 伊蚊密度的平均值以房屋密度指数(HDI)来表示为

      1. 55 ?2/住房。从1966年开始大规模防制运动之后,到1972年,HDI下降到了 1 • 0 ? ? /住房,这是可 能引起DHF流行的密度。Chan Kai Lok( 1985) 称之为DHF流行媒介密度线,与IPM的经济损害线 相当。在大片平房和乡村,可引起DHF传播的 密度,亦即DHF传播的媒介密度阈值为0. 2 ??/住 房。在DHF等蚊媒病防制中,媒介控制的要求是把种群密度降低到媒介密度阈值以下,以阻断病原体 的传播(陆宝麟,1999)。

      由此可见,卫生害虫综合管理要求显然与农业害虫综合管理还有不同。后者只有在害虫种群密度 达到经济损害线或经济阈值时才必须进行防制,未 达到损害线或经济阈值时,可听其自然变动。而卫 生害虫综合管理仅允许在媒介密度阈值以下的种群存留,这是两者的主要不同。所以,IPM所倡导的对 卫生害虫管理而言,应该是“把害虫控制在媒介密 度阈值以下,”而不是“控制在经济受害允许的水平以下”,这样会更严谨和全面。
    贝森茶楼专业灭白蚁公司
    成都灭白蚁公司在这个时期,卫生害虫的控制的主要特点是使用杀虫剂几乎代替了早期的环境防制手段或其他防 制方法。在这个时期,对于卫生害虫生物学的研究 上,也是围绕着与杀虫剂及其应用有关的害虫生态 习性方面的内容,以及着重在寻找新的杀虫剂。换言之,卫生害虫管理中几乎完全依赖化学防制,物 杀灭成为近代卫生害虫管理的显著特征。

      以上情况表明,在使用合成农取得显效的初期,由于农业增产,虫媒病发生率下降等方面取 得进展,人们难以回到以生态学为基础的多种途径 管理害虫的认识上来,甚至有不少人认为在不久的 将来可以完全消灭有害生物了。

      在新成立初期,面临的经济封锁,经济极为困难,农工业处于起步状态, 而由于鼠疫、霍乱仍在人间流行,同时为反对战 仅能在一些地方重点、局部地使用有机氯杀虫剂灭 蚤、灭蝇和灭鼠剂灭鼠并取得了显著效果。尽管当时各地普遍采取的是广泛发动群众,大力开展 爱国卫生运动,改善室内外环境卫生,清除孳和 栖息场所和人工扑打等重大的、多种的生态学对策, 但是,人们的认识上还是把这些成效不恰当地归功于杀虫剂和灭鼠剂的应用,导致后来的除四害活动 在许多地方变成“四害”活动,而忽视防害设施、 设备和其他环境防制手段的推行。
    贝森茶楼专业灭白蚁公司
    成都灭白蚁公司以蚊虫控制为例,在20世纪40年代以前主要针对其幼虫期,包括控制孳生场所和杀灭幼虫,这种 策略也取得了一定成效。正如南美的一些城市便是 采取这个策略,有效地防制了埃及伊蚊,从而控制了 城市型黄热病,在当时被认为是公共卫生突出的成就。又如在防制疟疾方面,采取水库的水位变动, 减少按蚊幼虫孳生,仍然是可取的防制方法(WHO, 1980)。当时,杀虫剂的应用于等无机 化合物和产物(如石油、除虫菊素等),只是作 为环境防制的辅助手段(陆宝麟,1999)。

      从20世纪40年代起,由于具有杀虫性能的DDT合成成功,随后又有许多合成的有机杀虫剂的出现和应用,以及杀虫械和杀虫剂使用方法的 改进,卫生害虫尤其蚊虫防制便进人了一个新的时 期,在防制蚊媒病上起了很大的作用。例如在20世 纪50年代初,有的地区采用DDT或其他有机氯杀 虫剂(如六六六、等)作室内滞留喷洒,成功地控制了疟疾的传播。根据这些局部的经验,世界 卫生组织(WHO)于1955年提出了“全球消灭疟疾规划”,推行以滞留喷洒为主的4个阶段,即需要6 个月到1年时间的准备阶段、进行全面的室内滞留 喷洒杀虫剂3〜4年的进攻阶段、巩固阶段和保持阶 段。许多或地区参加了这个世界性空前绝后的运动。其全盛时期的1961年,进行杀虫剂滞留喷洒 的达1亿户、涵盖了 5. 75亿人口;从事喷洒的人员共达190 000人;使用DDT为 000吨、 4 000吨和六六六500吨。这是一次规模空前,应用 杀虫剂防制疟疾的全球性行动。尽管疟疾流行情况有所改善,但是远远达不到在全球消灭疟疾的目的。 显然,控制疟疾不能把采用DDT等杀虫剂在室内滞 留喷洒防制媒介按蚊作为或主要方法而忽视综合应用其他手段方法,无疑是其失败的主要原因。 控制疟疾的发生或流行,不能单靠媒介防制,也必须 采用消灭源等综合手段;而媒介防制也不能完 全依赖室内滞留喷洒。尽管这个方法行之有效,但并非适用于所有的场合和各种媒介按蚊。
    -/gjhede/-

    http://www.cdrmm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