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成都仁民有害生物防治服务有限公司专业从事有害生物防治综合治理公司,治理服务包括:灭鼠,除虫,除四害,杀虫,灭跳蚤,白蚁防治等;安全环保,快速上门,价格透明,完善的售后服务,不影响您的生活工作。

    川师商场灭鼠杀虫公司

    川师商场灭鼠杀虫公司

    更新时间:2020-06-30   浏览数:11
    所属行业:生活服务 特殊本地生活服务 特殊/专业生活服务
    发货地址:四川省成都金牛区  
    产品规格:
    产品数量:9999.00次
    包装说明:
    单 价:面议
    成都杀虫公司改善居住条件和习惯,居民生活条件,包括住屋及其周围卫生环境等的提高以及生活习惯的改变,可以明显减少蚊媒病的传播或/和蚊虫的吸血骚 扰。例如在海南岛的有些农村,自来水供应改变了家庭储水习惯和 需要,从而防止了埃及伊蚊孳生。我国东北、河南、山东等省有不少农村住屋的通风较差,在炎 热的夏季,居民多在户外露宿,增加了被蚊虫刺叮吸血和感染疟疾的机会。改变这样的居住条件和习惯,可以减少人蚊接触。例如刘 吟龙等(1986)在江苏邳县推行住屋开窗通风,使用蚊帐等措施,使 居民夏季的露宿率从1979年的23.0%下降到了 1985年的 4. 6%»当地疟疾发病率也明显下降。成都杀虫公司大规模应用环境治理防治蚊虫实例®大规模应用环境治理取得防治蚊虫实效的可以举山东80年 代胶南县为例.。_胶南县是青岛附近一个76多万人口的小县,从1972年开始,①根据胶南卫生防疫站提供的资料全县通过对山、林、水、田、村和路的全面规划,进行环境改造,建设新农村。他们的做法如下:大环境改造:着重在农村水利建设,改造河流,解决淤水问题。为此,河流上游建立水库,下游改良河道,涝洼地建造灌溉渠和排 水道,并把农田整理成方(每方0. 8hm2),以利管理和排灌。经过近 10年的努力,全县改造了主要河流渠道650条,总长2000余km, 改变涝地1 333余hm2。改变了原先一雨成河,低地积水,大量孳生中华按蚊、三带喙库蚊等的情况。
    川师商场灭鼠杀虫公司
    成都杀虫公司早春药杀4〜5月份间幼虫危害桑树芽时,可用药物杀灭。常用药物为0.1%敌百虫、马拉硫 磷、倍硫磷或〇. 05%敌敌畏喷洒树干及枝叶。


    3. 人工捕杀盛发季节5~10月份,可采用灯诱成蛾、摘除卵块和药物控制。


    4. 被刺后处置及预防


    (1) 取食油数滴,滴于刺伤局部,用硬而光滑的器具在皮肤表面顺一个方向反复刮动,可将毒毛 刮出;或以胶布先贴在刺伤局部,然后揭掉,如此反 复多次,可将毒毛粘出。


    (2) 用3%氨水涂搽刺伤部位,中和毒素消除疼痛。


    (3) 盛发季节(5 ~9月份)在桑果园林活动 时,应穿厚质长袖(裤)服装,颈部围以毛巾。避免在有桑毛虫的树下或下风向休息活动或晾晒衣服。


    三、蝎子


    蝎子又名钳蝎,属于蜘蛛纲、蝎目(Sco/piorei- &)。产于温热两带,大抵以北纬40°为限。蝎为胎生,没有变态。妊娠数月后生出幼蝎。


    (一)形态特征及生活习性


    成蝎体多黄褐色,亦有赤褐、暗绿的。头胸部与前腹部合为体躯,后腹部狭长为尾。头胸部覆一层 透明角质,沿背侧的线有2个单眼,又其前方左 右各有2 ~5个单眼。在头部前端具有螯肢1对,大 而显著,末端有2强大的爪。胸上有足4对,每足由基、转、股、胫、跗5节组成,跗节又分为3节,末端有 2爪。前腹部为7节,较粗大,后腹部分6节,其最 后1节膨大为囊状,附一有毒腺的尾钩(图3-15-3)。


    蝎生存于陆地上,有畏光性。白天躲在石缝、墙基和潮湿处的破砖瓦、枯叶下,夜晚出来觅食。其天 然食物为蜘蛛及体大的昆虫等。
    川师商场灭鼠杀虫公司
    成都杀虫公司第一节综合管理概念的产生与发展


    追溯人类对害虫管理的探索已有几千年的历史,限于篇幅未能详述它的沿革过程,况且观念的变 化是相互交错的。现仅归纳为古代、近代和现代3 个历史跨度很大的时期中,具代表性和主流的观 点加以论述。


    一、古代害虫管理


    据古生物学的研究表明,地球上的物种随着时


    间的推移及地球环境的变化,许多能适应这种变化,并能经受种内及种间竞争的物种就从简单的、原始 的、低等的物种,逐步演化成复杂的、进步的、高等的 物种;许多不能适应这种变化和生存竞争的物种,都 会被淘汰甚至灭绝。换言之,现存的物种都是由简单的、原女台的、低等的物种经过长期的自然选择、生 存竞争和对•复杂环境的适应而进化来的。原始节肢 动物就是在距今3亿多年前古生代泥盆纪初现的。 经过漫长历史岁月的演进,于中生代侏罗纪(距今
    川师商场灭鼠杀虫公司
    成都杀虫公司另据美国农业部统计资料,从1904年起,杀虫剂用量增加了十倍,药剂种类也从几种增至1978年 的300多种。但是作物害虫的损失率反而从1904 年的7%增加到1978年的13%。又据Geovghiou, G. P. (1985)报道,1980 ~ 1984年全世界害虫对杀 虫剂产生抗性的种类已由428种增加到447种,其 中重要卫生害虫占38%,达170种。又据Forgash, A. J.报道(1984):家蝇对DDT —般只需2年就能产 生抗性,对有机磷类需要4 ~ 5年,并往往兼有对氨 基甲酸酯类等杀虫剂的交互抗性。可以预言,随着杀虫剂的广泛使用,害虫对杀虫剂的抗药种群会日 益增多,抗药范围会不断发展,抗药强度会逐渐加 深,以及抗药的地区也会不断扩大。这些问题警示 我们,若不加以解决,“超级种群”将会不断涌现(郑智民、郑德明,1998)。


    鉴于杀虫剂污染环境对自然生态系统产生不良影响,一些非靶标生物(其中有卫生害虫的天敌)也 被杀死,从而破坏了自然生物群落结构和生物物种 多样性与稳定性,也即生态安全性受损的结果。因 而有些国家的政府机构,如美国的环境保护局 (EPA),X;t批准新杀虫剂注册有严格的要求,不仅要求提供高等动物的安全性检测(包括急性和慢性毒 性、无致癌、无致畸作用)的资料,还要求注意对非 耙标生物的影响等。这一举措,对人和其他生物的安全起着重要的保护作用,但也增加了研发新杀虫 剂费用和时间,以及审批出售冗长而繁杂的程序及 相关手续。因此,自20世纪80年代起呈交世界卫 生组织评价的新杀虫剂,与以前相比已大为减少。据报道(陆宝麟,1999),自1982 ~ 1987年全世界送 请WHO评价的新杀虫剂仅为31种,其中:有机磷类2种、氨基甲酸酯类4种、拟除虫菊酯类12种、昆 虫生长调节剂类9种、其他4种。这在卫生害虫抗 药性不断产生和增强的情况下,不能有更多新型杀 虫剂问世,也是对化学防制手段发展的抑制因素。近年来,西欧有的国家甚至宣布或实施禁用杀虫剂 的法令。
    -/gjhe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