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成都仁民有害生物防治服务有限公司专业从事有害生物防治综合治理公司,治理服务包括:灭鼠,除虫,除四害,杀虫,灭跳蚤,白蚁防治等;安全环保,快速上门,价格透明,完善的售后服务,不影响您的生活工作。

    成都网吧灭鼠杀虫公司

    成都网吧灭鼠杀虫公司

    更新时间:2020-06-23   浏览数:6
    所属行业:生活服务 特殊本地生活服务 特殊/专业生活服务
    发货地址:四川省成都金牛区  
    产品规格:
    产品数量:9999.00次
    包装说明:
    单 价:面议
    成都杀虫公司水蚂蟥一般长3~20cm,种类较多。长江流域一•带常见的为日本医絰reipporaica)(图 3-15-8),个体较小,背面有灰绿色纵纹6条;广东、 云南的水蚂蟥个体甚大,称为牛蛭即马尼拉医蛭


    水蚂蟥分布很广,喜栖于水田、沼泽、池塘、河沟、溪流等处,平时潜伏于水草丛里,尤以靠岸边处 最多。嗜吸人、畜血液。当人下水,立即漂游而来,


    图3-15-8日本医蛭


    吸附身上吸血,饱食后离去,伤口可继续流血1 ~2 小时。


    3. 寄生蚂蟥能寄生于人、畜的鼻腔,上呼吸道,食管或尿道等。分布于云南、海南、台湾等省。 多孳生于高山之间荫蔽、水流缓慢、水边腐叶杂草多 的积水池或小溪水中。幼蚂蟥很小(长仅lcm左右),潜伏于水中的落叶、石块下或水草间,呈灰白 色或淡黄色,肉眼难以看出,但如将手伸人水中的腐 叶中摆动,可诱其爬出。当人洗脸或用水时,则很快 爬上人体钻人鼻腔吸血,可寄生数年不落。人的鼻腔被寄生后,可经常流血、头痛,日久可出现面黄肌 瘦、呼吸不畅等症状。如寄生于尿道,可引起尿血、 疼痛、尿闭等症状。
    成都网吧灭鼠杀虫公司
    成都杀虫公司在卫生害虫中,具代表性的是蚊虫。在其一生中必须经历在水中生活的卵期、幼虫期和蛹期,以 及在陆上生活的成虫期。温度、湿度、降水量及其分 布、土壤结构、营养状况及天敌等等生态因子的作用 下,影响着卵、幼虫、蛹的生长发育以及成蚊的生殖营养周期、刺叮吸血、卵巢发育、寿命等。雨量及其 分布更与蚊虫孳生和种群数量动态密切相关,也往 往涉及蚊媒病传播。例如在印度旁遮普(Punjab), 雨季强烈会大大增加库态按蚊cuiic^acies)的数量;而在斯里兰卡,雨季中雨量稀少,则可形成很多 适于库态按蚊孳生的河床积水,从而加剧了疟疾的 传播。


    从上文列举的新加坡埃及伊蚊综合管理的例子可以看到,种群数量动态是决定进行治理及其效果 的主要因素,而种群数量既是现代生态学的核心问 题之一,又是受其生物学特性和生态学规律的控制。 不了解孳生场所,就无法进行管理,不了解发生季节,就难以选择管理时机,不了解栖息习性就不可能 采取合理的手段进行管理。而这些习性不仅因时因 地而异,而且也会因种(类)而异。因此,学习与掌 握各类卫生害虫各种各样的生物学和生态学特性,以及它们与环境及其在所处的生态系统中的功能与 作用,才能更好判定与选择有利的控制时机和手段, 充分利用和促进抑制其种群数量增长自然因素,改 变害虫赖以生存的孳生环境和生活条件,并发挥综合管理中各种手段的效果及其协同作用。
    成都网吧灭鼠杀虫公司
    成都杀虫公司理念融入其中,或作出详细规划和分类实施的具体计划。在目前情况下,对于经济欠发达的地区, 尚不能为此在短期内投人大量资金,但可以作较长 期的规划,一些卫生基本建设分期分批有计划地实 施,以期把卫生害虫的种群密度逐步降低到不足为害的水平。可见,社会经济条件在某种意义上而言, 可成为综合管理的制约因素。但可以先作好规划, 在新农村、新城镇建设摆上议事日程或社会经济发 展时,便可组织实施。其实,从综合管理的概念来看,有的管理手段和方法,可以结合卫生观念的宣传 教育,从远着想,从小着手,长期坚持积累,也不失为 一种新途径和新办法。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一 些新开发区在筹建时,由于缺乏卫生害虫综合管理的观念与意识,因此,在建设过程,甚至在建成以后 却留下卫生害虫大量孳生地/栖息场所等问题。对 此应引起各级政府和公众的关注。
    成都网吧灭鼠杀虫公司
    成都杀虫公司不庸讳言,至今还有相当多的地方和单位,仅着眼于“消灭”几只卫生害虫,而忽视控制它们赖于生 存的生态系统,故仅单纯采用杀虫剂喷洒,杀灭一部 分蚊、蝇等害虫,而其孳生环境依然如故。这就难免 造成抗药性的产生与环境的污染,进而导致害虫种群数量的回升,甚至虫媒病的发生与流行。这个教 训要汲取和下决心加以纠正。


    (二)允许卫生害虫低数量存在于自然界


    前文已论及,生物物种之间以及与之相关的环境生活条件都是相互关联(依存、制约或竞争等)的 关系,而长期保持着生态平衡。虽然卫生害虫对人 类的生存与发展构成威胁或危害,但它们在自然生 态系统中也各自扮演重要角色,维系着大自然的物质循环与能量流动,为各自的天敌提供食料,成为其 天敌繁衍和保持生物物种多样性和稳定性所必需的 条件,要允许它们在自然界低数量的存在。当然,卫 生害虫在自然生态系统中的地位与作用,有的已被人类所认识,有的还有待研究和认识,或是有待进行 改造与利用,化害为益。在21世纪中,人类将如何 面对既是朋友又是敌人的卫生害虫,并与之进行积 极的合作与较量,这是值得关注和探讨的问题。柳德宝在《人类与昆虫的较量》(2003,华东师范大学 出版社)一书的前言里写到,据考证,5千年前的古中国人和古埃及人,分别在自己的家园饲养了蚕和 蜜蜂。在这之前,蚕和蜜蜂都是野生的。因为蚕要 啃食桑叶,蜜蜂则会蜇人,人类那时都把蚕和蜜蜂视 为“害虫”。后来,人们发现从蚕茧中可以抽丝,可化蚕桑为锦帛;而当尝到了甜蜜的蜂蜜后,才逐渐将 在树洞里做巢的蜜蜂引到了蜂箱里安家落户。从 .此,蚕和蜜蜂被冠以“益虫”的尊号。到了现代社 会,人类促使昆虫由“害”向“益”转化,最典型的例子要算是苍蝇了。苍蝇一向被视为既肮脏又会传播 疾病的代表。可是,如今在我国、美国和澳大利亚等 国家,苍蝇摇身一变成了活着的“抗生素”、蛋白质 的“加工厂”,苍蝇从21世纪开始“改恶从善”,变害为益了。可见,害与益是辩证的,是可以转化的。对 于繁多的卫生害虫,人们必须抓紧媒介种群密度阈 值以及开发其功能潜质等多方面的研究,使之为人 类服务。
    -/gjhede/-